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曦

当心灵趋于平静时,精神便是永恒!

 
 
 

日志

 
 

鹿心血 梁晓声《1》  

2011-03-24 15:12:04|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犬有泪
   
1972年冬,我们连六名知识青年守卫乌苏里江边的一个哨所。
    连队每隔半个月送一次面粉和蔬菜。北大荒冬季只能吃到白菜,萝卜,土豆这“老三样”。难得吃顿肉,我们开始套野兔。
    套住的野兔被狗叼走了,雪地上清清楚楚留下的踪迹告诉我们,狗跑过了江面。土堤后是一个村庄,可以望见各式各样的屋顶。这一带江面不宽,早晨甚至可以听到他们那个村庄的鸡鸣。毫无疑问,这条“强盗狗”准是苏联人的。
    一天傍晚,我们听到了狗叫,循声跑到一片灌木丛中。一条狗中了我们埋得“子母套”。那狗长腰身,长腿,垂耳,深栗色的毛闪耀着光泽。狗脸很灵秀,很可爱,是一条漂亮的纯种苏联猎狗。钢丝套子勒在了它的后胯上。经过一番剧烈的挣扎,套口已收的很紧很紧,勒入皮肉。这狗充满痛苦的眼睛里,流露出悲哀而绝望的目光,恐惧的瞧着我们。它不断噬牙,发出阵阵低鸣。它太痛苦了,不久便一动不动的蜷缩在雪窝中。
    一个伙伴踢了它一脚,恨恨的说:“我们走,让它在这受罪吧。它不被勒死也会被冻死,或者夜里被狼吃掉。”
    另一个伙伴反对:“让狼吃掉,未免太可惜了。弄回哨所去,宰了,够我们吃几天的。”
    第三个伙伴立刻表示赞同:“对,狗皮归我了,寄回上海,给我爸爸做个皮坎肩。纯种苏联猎狗皮坎肩。”
    天黑了,狗在哨所外,也许快被勒死了,也许快冻僵了,也许预感到了无法逃脱的下场,一声不叫,仿佛期待我们结束它的生命。
    水烧开了。磨刀的伙伴满意的用手指试刀锋。
    忽然,我们听到江对岸有人呼唤。先是一阵老头沙哑的呼唤声,接着,是一阵老妪气急的呼唤声:“娜嘉。。。。。。”
    在这黑沉沉的宁静夜晚,隔江传来的呼唤声显得异常真切。班长在团部俄语班培训接受过语言训练。我们问他,呼唤的是什么意思。
    班长回答:“娜嘉,这是苏联女孩的名字,他们在呼唤孩子。”他们呼唤孩子,与我们毫不相干。持刀的伙伴向我摆了一下头,我走到外面,欲将那条半死不活的狗拖进哨所。
    它忽然叫了起来。呵,我从来没听到过一条狗发出那么悲哀的叫声。那简直叫像一个身陷绝境的人在回应别人对自己的呼唤。
    苏联老头和老妪的呼唤声更近了。显然,他们寻着狗叫声,沿江对岸的土堤一面继续呼唤,一面奔跑过来了。在他们和我们之间,隔着冰封的乌苏里江。人的呼唤声和狗的回应声,震颤着比冰封的江面宽阔几倍,十几倍,几十倍的夜空。我们都一动不动,呆呆的倾听着。
    一个极其寒冷的夜晚,人的呼唤声和狗的回应声,以一种穿透这犹如被冻住了的黑沉沉的夜晚和犹如被冻住了的大自然中的一切力量,震撼着我们的心。虽然看不见那对站立在对面土堤上的苏联老人,但我们确信,他们是在呼唤这条狗。
    持刀的伙伴将刀朝地上狠狠一惯,走到他的铺位,仰面躺下去。
    “我声明,我不要狗皮了。。。”那个来自上海的伙伴喃喃地说。
    班长拔出刀,盯着那狗。它一被拖入哨所,就不叫了。它瞧着班长,眼角挂着泪。是的,它无声的哭了。我生平第一次亲眼看到,狗是怎样默默的哭的。
    班长弯下身去,将钢丝套弄断。狗慢慢站了起来。它有点疑惑的望着我们,本能的戒心使它不敢移动地方。它伤得很重,后胯毛脱皮绽,血肉模糊。
    班长低声说:医药箱。我立刻拿来医药箱。
    我毫不吝啬的往狗的伤处到红药水,洒消炎粉,又仔仔细细的给它缠上了几圈药纱布。班长在一张纸上写上几行俄文,写完,念给我们听:“我们并不想伤害你们的狗,希望它不要再到江这边来。”
    我献出一个牛皮纸信封,班长将这封“国际邮件”让狗叼住。我推开哨所的门,那狗慢慢走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从此,我们套住的野兔再也没丢过。
续一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2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